“我们只爱无法彻底拥有的事物。”
主仓安仓,84,yasuba。
2 3
1 7
【仓安】Dear Old Stockholm*刚发现合集这个功能,让我这几天慢慢整理(。) *第一人称,短 *♪:http://yuunash.lofter.com/post/1dd2b9cb_12af203e2 Dear Old Stockholm 这是一场没有结果的拉锯战。 说是拉锯战似乎也不太恰当,因为我也没有要赢安田的意思。当然对于他来说,这压根不是一场战斗——我们之间所有的矛盾之所以在旁人眼中都不是矛盾,恰是因为如此。二十年了,每次都是这样,而我一次都没有赢过。 二十年,文学作品总爱使用反衬修辞,“简单而漫长”,可这都是谎言:二十年,不算闰年和入社前相... 3 111
【仓安】Typhoon*代发,婷老师怎么都登不上她的号,永远是异常,手机收不到短信,需要众筹群众的智慧() *有小车车,但总体是傻甜 Typhoon 手机急促的警报终于唤醒了安田,他往常不会睡得那么沉,窗帘的遮光性能再好,身体的时钟都会因为半缕泄露的光线而鸣响。 他眯着眼睛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,又拉开帘子望了望外面的天空,才对台风临陆这件事有了实感,再过一会儿,他才反应过来,对自己正从大仓的床上醒来这件事有了更多一些的真实感。 “怎么?”身边的人在被子里蠕动了两下,被窝里逃逸的热气和安田搭在被子上的手肘撞了个正着,又迅速消失在23度的冷气里。 安田摇... 7 155
33
1 55
31
57
25
安仓梗留言就写 截止……明天?可能幾個梗混著寫 13 7
25
【仓安】地形记忆*现实向卧病警示 *不适请直接退出!直接退出!拜托QAQ! *求生。真的求生。 *世界和平!!! * @风吹假发乱 永远18岁快乐! 地形记忆 大仓从卧室门口经过,又退了回来。 “Yasu,你流鼻血了。” “啊。”安田低头看着蓝白条纹的麻布上衣上几滴红黑的椭圆痕迹,手背抹过嘴唇,“真的。” 他一人没法下床,只能仰头希望能快速止血,不要弄脏床罩。大仓扯了几张纸巾过去塞住他的鼻子。 “你没感觉吗?”大仓责怪道,“这样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住?” 安田摇摇头:“我在改和弦。”他仰着头说话,瓮声瓮气,元音发不标准,嘴唇很难接触。他看不... 4 166
3 13
【安仓】送り火*实际无差 *这篇的增补修订版会收录于魔都8o首发的小料本里。链接 (店铺名凌晨发车)。强烈建议场取的基友提前预定,先前说要在控面交的拍下后也备注一下QvQ *特殊时期:黑帮AU,含受伤情节,慎 送り火 1 电影里的那位先生的形象永远是一副身着三件套西装、黑发胶到脑后、笑起来温文尔雅的模样,一只手的指间夹着切割面整齐的雪茄,另一只手戴着大颗宝石或是带字母浮雕的权戒。他的座位有着黑色的真皮与梨花木的雕花扶手。人们在他面前低头鞠躬或是跪下,虔诚地亲吻带着伤疤的手,像是大教堂内的信众在受难像前祈求庇护。大仓认为两者本质上并没有差别,或许安田有一天也能... 4 140
70
【约会组】言わぬが花*前年给本子写的,一直忘记放出来…… *花吐症预警 言わぬが花 锦户亮第一次睁眼时外头还是白天,灰蒙蒙的三层云盖住了窗户正对的某栋市政大厦顶端的钟,看不到时间。他在枕边摸了一大圈才碰到差几毫米就可能掉下去的手机,按了几下开机键后发现它早就没电了,怪不得闹铃也没有响。 倒也不是他急着起床;难得的休息日他毫无计划,前天晚上甚至没有出去喝酒,打了会儿游戏机就早早睡下,第二天早上自然醒十点半,煎个蛋吃两颗菜再喝杯咖啡,看看Line群里的恶友们有没有什么有趣的新闻。 他原本其实没有吃早饭的习惯,只是最近胃总是阵阵抽痛,半夜也会频繁因为咽喉不适而醒来,可能因为过于干燥而发痒... 4 88
1 24
【仓安】卧铺包厢*本子奇迹般地正式完售!!!全本内容预计在年末放出全文作为总结,不会重印(多余的明信片/书签/吧唧会在上海8only的时候放在摊位上),再次谢谢大家的支持!在这里放出一篇捉完虫的特典三轮车表示感谢!!!! *预警:有两个仓。 卧铺列车 安田紧张地坐在卧铺包厢的角落,每当门口有脚步停滞时,他总会不由自主地捏紧手中没有邮戳的信封。驶过国境线前外头尚有余晖,现在已是一片漆黑。Johnny从不迟到,更不可能这么离谱地过了约定时间半小时还不出现。他收到这封信时胃中翻江倒海的不安是有理由的;过去一年他们从未在任何交通工具上接头,更不要提越境火车。 他也许不应该应约:Johnny... 9 106
【仓安】灯塔(1)*仓稍微参考了南条幸男年轻时的设定,但情节基本和电视剧没有关系 *不坑祈愿 *对不起这次那么短,赶着看球()下次会恢复平时的长度的! 灯塔 1 尽管离开旅馆时外头就下着绵绵细雨,安田还是在被当地人爱称为蜃楼之路的堤坝上坐了大半个小时,直到雨势变得难以控制、连鸭舌帽檐与隐形眼镜都无法阻止视线逐渐变得模糊为止。是时候该回去了,他想,不然要错过晚上的拍摄。 他撑开折叠伞,过了三秒后迅速在它被风吹坏前赶紧收起。 “……你好?” 安田周围望了一圈,没找着说话的人。 “我这里有多的雨衣,需要的话可以给您。” 安田快速眨了好几下眼睛,才锁定了声音的来源。堤... 4 67
视频 7
视频 5
5
今天仓优广播希望各位绿青er产粮。 安给仓打了两次电话,仓第一次说了不好意思在做广播先挂了(安电话里说はいはい,烤挂电话时说バイバイ)安又打了第二次,仓没接 没录,保守估计仓至少说了10~15遍yasusu 说安很温柔(也有点不懂)以前和安在公寓楼底autolock(日本公寓密码自动门)附近有一只虫,仓看着安拿起来到门口绿化从里放生(“完全不懂)后来又说了青蛙的故事 仓真的很不喜欢外面,优君说就算yasusu邀请你去呢?概括回答是:还是不去。(爆笑 优君说成为安的朋友就似乎必然会和他一起去潜水(优君起名Yasuda Course)仓因为不喜欢大海就跟安说你别再死缠烂打(... 1 66
【仓安】生鲜*这居然是我从去年8月开始在这里发的第一篇绿青 我是不是要把自己开除粉籍比较好 *晚到的生日贺文 所以才有梗( 生鲜正如广告宣传的那样,新买的指甲油一分钟内就干透了。安田举起胳膊旋转手腕,甲面反射着洗墙灯惨白的光。胶装的粉色甲油放在樱花柄图的细长瓶子里,抹一层看不出颜色。偏要说区别,大概是让手指变得更加秀色可餐。这词听上去很奇怪,安田在脑中试图替换成别的词语——嫩、精致、鲜活——最后觉得还是起初的最不恰当继而最为优秀。墙上的挂钟报时,下午5点,大仓还没到。安田犹豫过要不要收拾屋子,比如放好面前从书柜里横出大半截、没有掉出来根本是奇迹的大开本画册,或是把三天前从阳台上收回... 9 170
10 29
89
7
渋谷すばる我喜欢你,所以我说不出任何话。 布拉格的一个冬天,我靠在暖气失灵的厨房桌边第一次听你唱歌,如被火燎。 我心里有很多文字,它们都很苍白。 我还会继续喜欢你。我不忍指责你说谎。你没有,或是无法控制。 我无法体会你的苦恼你的快乐你的恐惧你的悲伤,正如你无法体会我的苦恼我的快乐我的恐惧我的悲伤。我们谁都不欠谁的。 还是想见你,想知道你很好,以后有机会唱歌告诉我你过得很好吧。 你没变老,这很好,永远不要变老。 35
 
©冗长的灯 | Powered by LOFTER